第十二章 囚禁(1 / 2)

飨桑 沧海一鼠 3700 字 15天前

黑暗像刚刚融化的冰水一般从身边流淌过去,将翎儿的身体浸润得一片寒凉。她轻轻“嗯”了一声,伸手要去拽被衾,可是,当手指碰到一样坚硬的物事时,又飞快地缩了回来。

脑袋钝钝地疼了一下,翎儿一下子清醒了......

她不是在自己的床榻上,当然,也不是从睡梦中醒来,她被掳走了,掳走之前,被什么东西打了脑袋,所以昏迷了过去。

掳走她的是什么?翎儿心里是清楚的,可是现在,她却不敢仔细回想。她怕一旦想明白,那个东西就会占据她脑袋里的每一寸空间,让她再也无法思考。

可是人的思维是很奇怪的,越不愿回想的东西,就偏偏不受控制地往脑袋里钻。所以,当翎儿努力想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时,她的脑海中慢腾腾浮起了一双眼睛,一双澄黄色的像是被笔勾画出来的眼睛。

那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仿佛要看到她内心深处......

“啊。”

翎儿不自觉叫出了声,她的声音不大,但回音很快从四面八方折返回来,重新冲进她的耳廓中。

为什么会有回音?翎儿觉得自己的心跳忽变慢了,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小心翼翼地抬起胳膊,朝前面够了一把。

她又一次触到了那个坚硬的物事,指尖从上面划过的时候,甚至发出“嘶拉”一声。于是她屏住呼吸,又朝其它方向够了几下,包括头顶。

手指能触及之处,皆是硬壁。

翎儿瞪大眼睛想了半晌,终于得出了结论:她被关起来了,被关在一口巨大的箱子中,因为她方才摸到了一条缝隙,应该是箱盖与箱面交界之处。

想到这里,她两手朝上用力一举,试图将箱盖推开,可是力气使出去,像是被空气吸走了似的,箱盖纹丝未动,仿佛黏在箱面上一般。于是翎儿咬紧牙关,使出吃奶的劲儿又一次朝箱盖猛推过去......

“吱呀”一声,箱盖动了,先是露出一条小缝,紧接着,它整个竖了起来......箱子完全敞开了。

翎儿的手还朝上举着,没有放下,腿也保持着方才半蹲的姿势。可是,即便大腿面已经酸痛难忍,她却还是不敢把身子站直。因为她心里很清楚,箱盖并不是被自己推开的,打开箱盖的那个东西现在正贴着箱子站着,如冰霜一般寒冷的目光一滴不漏的落在自己身上。

翎儿保持着这种怪异的姿势站着,她觉得自己的呼吸已经停止了,衣衫现在全部黏在身上,被忽然冒出来的汗水浸透了。

那东西发出了悠长的竹哨声,声音顺着笔直的墓道传出去,飞上外面完全被黑暗笼罩的天空。

谁?为何将我关在这里?”翎儿哭了,泪水滚滚落下,浸湿了她的衣衫。

回答她的依然是竹哨声,声音空灵婉转,飘到翎儿耳中,让她一是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她现在身之所处,只是一场虚无的梦境。

它朝她转过身来,她看清楚它双翼上团花型的“寿”字图案,每一朵花都饱满绽放,绛红色的花纹像凝固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