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卓锦初的暴击时刻(1 / 2)

缠留在鼻息间的是草的香气,空气清新得直入肺腑,让人越吸越上瘾。

头顶,藏蓝色的天幕,犹如大海的镜像,漫天星斗,像是在一错不错的注视着他们。

卓锦初侧支着身子,他穿着黑色长裤,显得双腿笔直,格外修长。

他一只手将小团子的小手放在手心里把玩着,侧目看着她,视线仿若有实质般划过她软嫩弹润的脸颊。

小团子被他盯得都不好意思了。

这般的月黑风高夜,山上又没人暂放在小树屋了,暂时没有任何人,任何生物能打搅他们。

气氛又这般浪漫,暧昧,美好,这时候不发生点什么都说不过去了……

但小团子就是有点紧张,太紧张了,以至于眼睫都像是轻轻扑闪着翅膀的蝴蝶,颤抖起来。

她没有转过脸,但可以感觉到大哥的呼吸迫近了几分。

要命,她像是要溺死在了这份致命的温柔里。

恰在这时——

“啊,流星雨开始了……”

随着她一声轻唤,男人灼烫的视线仍没有半分收敛的,他对这些其实并不感兴趣,这不过是……

在夜空中有许多的流星从天空中一个所谓的辐射点发射出来的天文现象,极高的速度投射到大气层的同时,会在大气层内被彻底销毁。

是昙花一现的美丽。

但小团子的注意力则是彻彻底底被吸引了去,她的眼眸本就偏亮,这会儿则是愈发闪耀了,像是星星坠落进了她的眼底。

樱唇亦是上翘的,精致的侧颜,完全无敌了。

她在看流星,他在看她,满目都是她,再无其他。

小团子其实不是第一次看流星雨,原来上大学的时候,她人缘好,也会跟好些朋友约着一起去看流星雨。

但是和爱人一起看,那般滋味像是有所不同。

她知道他在看她,那视线像是要把她生吞似的,她压根都不敢转头的。

英仙座流星雨,不愧可以和象限仪座、双子座并称北半球三个流星雨,体量足够惊人,让人目不暇接。

流星划过天际的那一刻,迸发了它积蓄一生的璀璨和艳丽,美得简直不可方物,让人惊叹得说不出话来。

黑夜都像是被这一颗紧接一颗的流星给照亮了,往日沉寂的黑夜,此刻变得愈发的不凡。

这是大自然的美丽,神秘,莫测,无可估量。

这时,小团子余光像是看到一颗流星落下的瞬间,大哥紧闭了一会儿双眼。

小团子猛然侧目,笑得像只调皮的小狐狸,轻眨杏眸,“哦?哥哥刚才是不是在许愿?”

确实,她许愿没什么用,但大哥许愿有用啊。

不过,她倒是没想到大哥信这个,上一次瞧见大哥对这方面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那还是在她住院发烧的时候。

但是上次她是偷偷看见了,这次可是被她抓了个正着诶。

她怎么能放过?

锦初当着她的面,自然不可能撒谎的,直言不讳。

小团子微笑的模样,灵动娇艳,“大哥许的什么愿?”

希望他们天长地久?还是希望全家人身体健康?

她有一丢丢的好奇。

卓锦初盯着天空,目光轻闪,眼见着很快就要有最大的一波流星雨抵达了,他突然就想起了的传说。